聚焦成都東部新區|未來之城:5“新”之變

聚焦成都東部新區|未來之城:5“新”之變

  龍泉山東側、沱江之畔,一座“未來之城”即將崛起。

  一朝落子,三年蓄勢。2017年4月舉行的成都市第十三次黨代會,作出實施東進戰略的重大決策,拉開了成都跨越龍泉山與重慶相向發展的序幕,2000多年來“兩山夾一城”的舊格局從此被打破,“一山連兩翼”的新格局應運而生。實際管理人口已超2000萬人的成都,將藉此破除“點狀擴散、圈層發展”模式,形成“多中心、網絡化”空間格局,完成城市格局的千年之變。

  千年變局,動力強勁。今年初,中央為成渝地區畫出“雙城經濟圈”,唱響“雙城記”。國家戰略機遇,催生了東部新區,這片蓄勢已久的熱土迎來前所未有的機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動力。

  歷史機遇疊加時代責任。隨著5天前成都東部新區正式掛牌成立,一個全面呈現公園城市特質、走向世界的未來之城路徑已然明晰——成都東部新區將努力建設成為國家向西向南開放新門戶、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新平臺、成德眉資同城化新支撐、新經濟發展新引擎和彰顯公園城市理念新家園。

  順勢而為、謀定而動給出的5個新定位,有怎樣的現實基礎?走向世界邁向未來,東部新區建設如何高質量推進?連日來,記者深度專訪多位本報首席觀察員,試圖從他們的專業眼光中找到答案。

  定位1: 國家向西向南開放新門戶

  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四川)自貿區綜合改革研究院副院長、教授霍偉東

  主動借勢:“走出去”贏得更廣闊市場

  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四川)自貿區綜合改革研究院副院長、教授,本報首席觀察員霍偉東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東部新區的建立,將為成都作為向西向南開放門戶提供平臺支撐,增添新內涵。

  他告訴記者,從交通和運輸服務看,成都東部新區將極大地增強成都作為向西向南開放門戶的交通樞紐功能。一方面,空港新城將依托天府國際機場,建設成為引領航空樞紐經濟的強大引擎,為向西向南開放提供國際樞紐新通道和開放新平臺;另一方面,簡州新城將建設以成都東部新區鐵路樞紐站為核心的創新服務平臺,提供商業商務、生活服務等各種基礎服務,為向西向南開放提供強力支撐。

  從產業支撐看,金簡仁產業帶涵蓋簡陽城區、淮州新城、德陽凱州新城、眉山東部新城,合力打造成都東部新區核心產業聯動帶,加速形成產業集聚,目前先進汽車科創空間、民航科技創新示范區、航空商貿產業園等項目已開工建設,普洛斯、吉利集團、安博物流等世界500強企業順利入駐,重大功能性、標志性項目也在加快推進。隨著重大功能性、標志性項目的加速推進,東部新區將大大增強成都作為向西向南開放門戶的產業承載能力。

  結合東部新區目前的發展形勢和產業結構,霍偉東建議,東部新區要著眼于國家向西向南開放新門戶這一定位,在交通運輸方面、產業與資源配置方面主動借勢,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

  在交通運輸方面,依托天府國際機場,構建大能力、功能強、綜合性航空交通樞紐,加快開通通往“一帶一路”沿線、南亞、東南亞國家的國際客運貨運航線;依托成都國際鐵路港,多線并進加快新通道基礎設施建設;依托東部新區平臺與區位優勢,建設聯合沿邊口岸開放平臺,打通南向陸海國際大通道。南向通道是四川地理距離最近的出海大通道,經南向通道出境將有效彌補四川省物流成本高、運輸效率低的短板。四川省南向出境(海)通道主要通過廣西、云南兩個方面,應聯合廣西、云南沿海沿邊開放口岸,從而構建空鐵公水一體化綜合交通體系,打造國家級內陸臨空經濟發展示范區。

  在產業與資源配置方面,他建議要加快推進產業“走出去”、提升要素資源配置能力,加強與西向南向成員國在資源、產業投資協作、貿易融資方面的互補互惠合作。資源方面,利用東部新區的平臺優勢,拓寬與東南亞國家在石油、天然氣能源及與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在農林牧漁資源、礦產資源等方面的合作前景,支持有條件的東部新區入駐企業參與東南亞、南亞等地資源開發利用和基礎設施建設;產業投資協作方面,借助東部新區平臺優勢,開展產業合作。貿易融資方面,應加強與經濟發展水平較高國家的合作,積極對接其貿易、金融和資本優勢,加強東部新區貿易、金融制度和相關設施建設,為面向西亞、南亞以及東南亞的企業提供融資便利。

  定位2: 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新平臺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教授,四川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副主任李后強

  雙城核聚變:“四種效應”再造發展優勢

  “成都東部新區的設立,著眼戰略全局和未來發展,有利于加快推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做強成都極核?!彼拇ㄊ∩鐣茖W院黨委書記、教授,四川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副主任,本報首席觀察員李后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成都東部新區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新平臺,亦是新空間、新環境、新條件、新舞臺,是雙城之間的橋梁和紐帶。

  他建議,要把這個新平臺的優勢和潛能充分挖掘和激發出來,讓雙城產生“1+1>2”的非線性倍增效應,產生成都和重慶過去獨自都沒有的新質、新量,這才是設立新區的宗旨和要義,其本質是要發生“化學反應”甚至“核反應”,產生新物質甚至“新物種”,而不是“物理混合”。要利用這個新平臺吸引資金、人才、企業、項目、技術,并在這個平臺上發生聚變或者裂變反應,釋放巨大能量和效益。例如,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中,成都東部新區將統籌推進行政管理體制、投融資體制、創新創業等方面改革,加強與重慶的規劃對接、政策銜接、功能鏈接,強化基礎設施、現代產業、公共政策等協同,推動市場統一開發、要素合理流動和資源高效配置,以點連軸促進成都重慶相向發展,帶動成渝中部區域城市群快速崛起。

  李后強表示,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中,要把“新區效應”轉化為發展優勢,以國際慣例和國內經驗為參照,確定發展戰略,作好遠景規劃,加大對外開放,力爭在新區效應的有效時段內,使新區成為投資、投智、投身、投物的熱點,引進高級人才、引進先進技術、引進名牌企業、引進建設資金,利用政策優勢培植新的經濟增長點和高科技產業園,鑄造競爭優勢,為下一步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李后強告訴記者,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是世界為數不多的“雙核型橢圓經濟圈”,成都、重慶主城區是兩個核心,遂寧、資陽、潼南、大足等地是成渝主軸上的重要節點,成都東部新區地處“核心”與“主軸”的“中間態”。成都東部新區要充分利用其明顯的區位優勢,形成更加多元化的發展格局。將區位優勢與新區效應有機結合,通過四種效應,再造發展優勢。

  哪四種效應呢?李后強進一步闡釋說,一是“尖凸效應”或稱“硅谷效應”。過去成都與重慶有“雙曲線”的發展趨勢,即重慶向東,成都向西,形成了“拔河效應”,從而使成渝中部產生了“塌陷效應”。建設成都東部新區可以將“雙曲線”變為“橢圓區”,將“塌陷效應”變為“尖凸效應”。成都東部新區通過構造“吸引點”,點燃高技術火炬,以開明、開放的政策吸引區外資源。二是“支點效應”。成都東部新區是核心與主軸上的“重心點”,能產生“支點效應”,完全可以成為周邊城市的經濟伙伴,構成利益共同體,優勢互補。三是“分流效應”。成都東部新區可“過濾”和截留成渝連線上的信息流、物質流、資金流、項目流和人才流,產生“分流效應”。四是“勢差效應”。成都東部新區與重慶、成都主城區相比,暫時在經濟發展方面存在一定差距,差距就是潛力與動力,由此可產生“勢差效應”。

  在他看來,成都東部新區要充分發揮 “吸引點”“重心點”“中驛站”的作用,把“尖凸效應”“支點效應”“分流效應”和“勢差效應”放大并有效地轉化,要形成有別于成都主城區和成渝中部城市的鮮明的東部新區特色,打出響亮的品牌,創造優勢環境,培植支柱產業和龍頭企業,增強經濟勢能。

  定位3:成德眉資同城化新支撐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理事長、四川區域協調發展研究智庫主席兼首席專家楊繼瑞

  下好先手棋:重構同城化“之芯”

  自2018年7月以來,在全省“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區域發展戰略的引領下,成德眉資同城化實現了“破冰”。盡管啟動時間短,由于成德眉資四市高度重視、跨越式推進,奠定了許多基礎性工作。特別是成德眉資產業同城化的戰略共識已基本達成,相關工作有序推進,同城化逐步進入協調難度大、進入“深水區”。設立成都東部新區,可以為成德眉資同城化提供哪些支撐?作為“主干”的成都,要與其他兄弟市州實現協調發展,東部新區可以有哪些先手棋?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理事長、四川區域協調發展研究智庫主席兼首席專家,本報首席觀察員楊繼瑞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楊繼瑞告訴記者,成都東部新區的設立和建設,將增強成德眉資同城化的產業支撐。成都東部新區加快成都先進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重心東移,加強成德眉資優勢領域產業鏈合作,協同打造成德臨港產業發展帶、成資臨空經濟發展帶。特別是成都東部新區的設立和建設,有利于形成成資臨空經濟產業協作帶專業化分工體系。成都與資陽將共同做好臨空制造、智能制造、航空物流、航空服務、會展商務等產業項目錯位布局。

  在他看來,成都東部新區的設立和建設,也將通過成德眉資同城化的互聯互通支撐。成都東部新區作為門戶樞紐型新區,勢必為成德眉資同城化打通交界地帶“斷頭路”;中期構建空港物流、軌道交通、高快速路的“三張網”,建設“半小時經濟圈”;遠期要實現成都都市圈交通網絡的同城化。成都東部新區的設立和建設,將重構成德眉資同城化“之芯”,為成德眉資同城化提供人口與產業承載力支撐。

  楊繼瑞表示,成都東部新區可以通過政策創新、強化賦權賦能,破除制約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和要素保障瓶頸,探索開展新型智慧城市前沿領域的試點示范,構建體現新發展理念、支撐高質量發展的政策制度體系,為其他兄弟市州提供可推廣可復制的經驗。

  成都東部新區通過打造成渝相向發展先行示范區,統籌大區域交通整體布局,推進軌道交通延伸拓展,織密成渝雙城高快速路網,加快交通基礎設施內聯外通,共建多樞紐協同的成渝世界級機場群;通過探索經濟區和行政區適度分離,鼓勵其他市州在成都東部新區設立“飛地園區”,與兄弟市州建立互利共贏的稅收分享機制和重大項目、重大功能協作機制。

  在與其他兄弟市州實現協調發展工作中,成都東部新區要堅持政府主導、市場導向,發揮“一干多支”各自優勢特長,明確各階段性工作重點,抓住最緊迫且能達成一致共識的關鍵性問題,先易后難,形成示范帶動效應。

  定位4:新經濟發展新引擎

  西南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四川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陳光

  獨特優勢:打造“航空+新經濟”產業集群

  東部新區“新經濟發展新引擎”的定位將為成都發展帶來怎樣的“新活力”?為此,記者日前專訪了西南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四川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成都市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本報首席觀察員陳光。

  在陳光看來,成都東部新區掛牌啟航,遂將“新經濟發展新引擎”作為成都東部新區的發展定位之一,確定了東部新區發展的“大方向”,也夯實了東部新區發展的“原動力”。

  “這有助于進一步提升成都經濟體系現代化水平?!标惞獗硎?,大力推動新經濟發展,是成都近年來工作的著力點之一。東部新區之前,成都新經濟主要布局在高新區等區域,重點發展包括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但在成都新經濟場景中,尚缺諾貝爾級科學家云集的研發基地和世界級的產業集群發展,而“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戰略啟動和“東部新區”建設都是優化和拓展成都新經濟發展布局的重要契機。

  事實上,陳光眼中的“意義”不僅于此,在他看來,東部新區將再次拉近成渝雙城的距離?!俺捎骞步ň哂腥珖绊懥Φ目萍紕撔轮行挠谢A?!标惞饨ㄗh,成都東部新區的發展還應定位為,成渝共建全國有影響科技創新中心的橋梁和節點、發展雙城互動的新經濟走廊,而成都東部新區應成為成渝創新要素輻射、云集之地。

  陳光表示,在新區規劃建設之初,就要按照世界知識經濟聚集地、國家級新區的規格來謀劃和發展。其次,優化新區“未來科學城”結構,按照核心研發區、科學教育區和產業功能區的結構布局未來科學城,要與成都已有的新經濟區域在基礎研究、技術開發和產業發展上形成差異和互補。

  除此之外,要大力拓展新經濟應用場景,重點發展航空經濟、現代物流、國際消費、智能制造、總部經濟,特別要將航空經濟作為新經濟的標志和引擎。陳光表示,對新區而言,以航空樞紐為核心依托,以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為支撐,提供高品質、高效率、高附加值航空運輸服務的同時,吸引全球全國航空運輸相關產業、高端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集聚發展,打造“航空+新經濟”產業集群,是新區發展的獨特優勢。

  同時,還要完善新區新經濟創新發展生態。陳光認為,新經濟發展的關鍵要素有三,超前的新知識供給與市場新機會、活躍的創新創業主體行為、優越的營商生態環境等?!爱a業鏈、創新鏈、資金鏈和政策鏈相銜接,高端產業、國際創新型大學和創新型企業相呼應,創新街區、總部創新空間和微創新空間星羅棋布,是可以暢想的未來新區建設的美好圖景?!?/p>

  定位5: 彰顯公園城市理念新家園

  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人民日報海外版原總編輯詹國樞

  落實“十六字”:期待公園般美麗舒適的新家園

  《成都東部新區總體方案》五個定位中,其中之一是東部新區將努力建設成為“彰顯公園城市理念的新家園?!比绾卫斫饴鋵嵾@一定位?記者采訪了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人民日報海外版原總編輯,本報首席觀察員詹國樞。

  “《成都東部新區總體方案》已經發布,拉開了‘拓展空間、加快發展’的序幕。我認為這是大勢所趨。只要堅持數年,肯定必有所成?!闭矅鴺懈嬖V記者,從總體方案來看,五個定位中雖然“彰顯公園城市理念的新家園”放在最后,但這并非說明這一定位不重要,恰恰相反,這是需要貫穿于整個新區建設全過程的一個重要指導思想?!耙驗?,一個定位中的任何定位,都需要由人去實現。東部新區的大多數人,必然長期工作于此,甚至有相當一部分人要長期定居于此、生活于此。如果不把新區的生態環境打造好,不創建一個像公園般美麗舒適的新家園,那么,如何吸引更多人才到此創業?如何留下他們成家立業?不能吸引人才,一切都是空話?!?/p>

  “打造舒適環境,已經成為城市新區開發的一個普遍規律?!闭矅鴺懈嬖V記者,未來新區,將不再是高樓林立的水泥森林。東部新區未來展現“山環水繞、錯落有致、大開大合、城園交融”的城市總體風貌,實現“山、水、城相融共生,建設世界公園城市典范”讓人期待。面向未來的東部新區,以后將成為成都的美麗后花園。

  “你們這個定位,既比較原則,又相當具體,我相信,這也是經過專家學者和有關部門認真調研、反復修改后確定的。成都人辦事,講究個認真、扎實、不湊合。倘若新區按照‘山環水繞、錯落有致、大開大合、城園交融’這16個字去認認真真地辦,扎扎實實地干,那么‘山、水、城相融共生,建設世界公園城市典范’的目標,一定能夠實現。到那時,我一定重回成都,到新區好好地逛上幾天,享受享受這‘綠色呼吸,滿目春光’的巴適生活!”四川人詹國樞期待地說。

  本報記者 李艷玲 孟浩 攝影 呂甲

陕西闲麻将下载 华盛配资 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 东方6十丨走势图 贵州11选5最牛走势图 手机幸运赛车投注 福建31选7几点开奖 股票交流微信群二维 北京pc蛋蛋稳赚不赔 配资公司 快三投注稳赚十大技巧